【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0.5

篇幅未定  原创角有  ooc有  二设注意

文渣  还请不吝指教orz


【文案】

她是人人喊打的山中老妖,疲于奔命、声名狼藉。

她是即将继任的世家家主,绮年玉貌、如日中天。

在这个纷扰不休的黑暗年代,两人之间唯一的交集,本应是拔剑相向,打个你死我活。


前提是,没有那颗该死的樱花树……和那个死得不能再死的冥府!

相与相行一生、却作对一世,惨的是,身为妖怪还总被以下克上。

转眼千年过去,好不容易在她入主白玉楼后,才借着亡灵记忆缺失的弱点,常年占据上风。

原本想一辈子都这么欺负下去……谁知好端端地,竟是突然成了冥王。


俗话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而今,亲手种下的恶果,将全数奉还!

生前只是丢了面子,死后不但没办法扳回一城……还极有可能丢了身子? !


只是一件怠工酿成的血案。

人间之上,奈何情商未满。


你曾说人妖终将殊途。

而我的答覆是——殊途同归。


【前引】


平安年间,京城。

夜深,寺静,四下无人。

一道纤细的身影独自坐在廊下,从身形判断,毫无疑问是一名女性。

清冷而柔和的月光映照着她无比标致的脸庞,和着一头柔顺的秀发流泻而下,将满头的乌黑都焕发成了莹白。

微凉的寒气浸入肌肤,夜风瘆人,异常刺骨,那寒意几乎能直达灵魂。

她仅仅是身着轻薄的单衣,一个人静默地望着远方,一语不发,恍若未觉。

……

周围宁静地令人发指,偌大的寺院感受不到一点生命的气息,连夏夜独有的虫鸣都不复见,只能听得呼呼的风声。

然而她无暇顾及,只是直视着原先空无一物的前方,眼底泛起了涟漪。

毫无预兆地,在身前数丈的空地上,出现了一道诡异的黑影。

一身破旧的黑袍,仿佛随时会被晚风亵玩成碎片,身下空空荡荡,却隐约能看出人形的轮廓。

它就这样纹丝不动,那站姿大概比任何身经百战的老兵都要端正,仿佛一直都伫立于此,从未到来,从未离去。

在原应是手的部位,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镰刀悬空而立,月光反射在镰刃之上,透射出皎洁的光泽,令人不寒而栗。

——死神。

经过短暂的判断,那人心中不禁浮现了这样两个字。

在人与妖魔之间的境界还嫌暧昧的年代,许多人宁可撞鬼,也不愿与这种东西打交道。

明朗的夜空中,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片乌云,无边无际,似乎要将整座皇城都笼罩在阴影之中。

她那端正的五官出现了一丝变化。

是动摇。

“西行寺,你可知罪?”

从那破碎的黑袍下,倏地漏出了一连串沙哑的嗓音,毫无感情可言,仿佛从九幽之下通达人间。

风声不止,却无从入耳。

被唤作西行寺的女子,秀丽的脸上霎时间冷若冰霜。

耳边回荡着的,尽是那冷冽不近人情,却又带着大义凛然的质问。

她收敛惧色,冷然道:“你应该清楚,该为此负责的人并不是我。”

死神道:“哦?诸多生民命丧你手,作何辩解?”

她咬牙道:“我只是人类,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阁下仅凭一句话就要将人定罪,是不是过了?”

死神摇了摇头,回应道:“非也,属下只是奉命行事。是清是浊,待到阎王殿前自会分晓。”

于是谈判宣告破局。

风也越来越急。

不多时,那片庞大的乌云,彻底遮盖住了明月。

几乎是同时间,室内仅存的几盏灯被诡异的风扑灭,寺里寺外融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死神手中的镰刀游走在石地上,剧烈的摩擦声连带激起一簇火花,成了视线里唯一的光明。

随后,转瞬即逝。

月黑、风高、杀人夜。

……

一片漆黑的环境废去了人类最为仰赖的视觉,风声的嘈杂也使得听觉大打折扣。

但在死神眼中,西行寺的生命气息就像是熊熊燃烧着的火把一般,再明显不过。

也就是在绝对劣势之下,却传来了她不疾不徐的声音:“劝阁下尽早收手,光凭你是抓不住我的。”

死神不急也不恼,向着她走去的步伐没有任何减缓的意思:“我们从来就只负责收割人命,我想杀人要比掳人干脆得多,也简单得多。”

她闻言笑意更甚:“哦?这些年想杀我的人倒是不少,不过显而易见都没成功,阁下今晚怕是也要折戟了。”

死神不再回应,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缓步之间,西行寺所坐之地就快要进入镰刀的攻击范围。

要有什么花招的话,也该出手了吧。

像是在回应它的疑惑,西行寺猛地发难,对准死神的来向,将手里攥着的暗器一次掷出!

感应到高速袭来的十余个不明物体,它不敢大意,挥动手中的镰刀上下翻飞,轻易地将来犯之物切成了两半。

在抵挡的过程中却是倍感疑惑,虽说自己的镰刀足以做到削铁如泥而不伤其锋,但……这也未免太过轻松了?

更诡异的是,将其一分为二之时,居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待到最后一支暗器飞来,刻意拉近了距离,迎面将其分割。

近在咫尺的观察,使它捕捉到了其中一片碎片:那是半只蝴蝶的躯体,通体玲珑,散发着淡淡的死气,蓝紫相间的光芒被人为掩盖。

确实不是凡物,那是眼前之人用以夺取他人性命之物。

然而对于同是出于地府的死神,死蝶起不到任何作用,除了——作为诱饵。

中计了。

西行寺已经不知不觉地绕到了身后,它甚至都没发觉眼前之人是何时消失的。

还未等其回身格挡,背部便传来了一阵剧痛。

它控制不住,弃镰,瘫软在地。

若要以弱击强,那么死穴,便是死神全身上下的唯一弱点,它目光中除了不甘,还有震惊。

无法理解,自己的命门为何会连凡人都了如指掌。

就在意识涣散,即将回归冥府的最后一刻,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另一道人影。

亮丽的金发,玩世不恭的倨傲,那个面容,那把伞……

不是西行寺,甚至不是人类!那,那是……

剩下的关节,它却没有机会再想清楚了。

  4
评论
热度(4)
  1. 酥爆炸光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千年萌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