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2

【二】装深沉不是病,装起来真要命。


白玉楼的早晨,原本应该是很清新的。

总是被白茫茫覆盖着的白玉楼,罕见地露出了原貌。以建筑为中心,向外延伸好几里的范围内,尽是死气沉沉的一片,见不到任何移动的形体。

虽然是死物滞留的地界,平时好歹还有幽灵、虫灵一类的物事来增添些许活力。

今日的白玉楼,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生命禁区。不要说是风,连一丝气流的波动都无从感知,植物停止了摆动,变得像是石雕,附近像是有什么大凶之物,能使无意识做着布朗运动的过动幽灵们像是有了灵智似的逃窜无踪,唯恐避之不及。这效果,怕是比博丽巫女的驱邪符咒都还要管用。

就在这股不可视飓风的风暴眼中央,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心安理得地静坐在桌前,双手捧着庭师冒生命危险奉上的茶水,也不管后者在一旁坐如针毡,只是细细地品味着杯中的佳茗。

“啧,有些淡了。”

妖梦闻言如临大赦,忙道:“啊……不合您的口味吗?那我再去重新泡过……”

“且慢……不必劳烦了,这样就挺好的。”

见她抓起桌上的茶杯就想逃之夭夭,森罗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

就在那洁白无瑕的素手碰触到她的一瞬间,妖梦感觉自己都快魂飞魄散了。

“喂!”

直到主人不满地出声抗议,森罗才意识到自己的过失。

“糟了,都忘了还有这样的事。”

只是心念一动,原先笼罩着白玉楼的那股泯灭众生的威严,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森罗微微低下头,急忙为自己的过失表示歉意:“抱歉,肯定吓到你了吧。毕竟妖梦还有一半是人类……”

腿上还枕着白玉楼主的妖怪无奈道:“人类?就算是幽灵也会被你给吓得再死一次……”

幽幽子实在是被气得不轻,一早就跑来自家蹭茶喝,上午都快过去一半了,正事不说一句,差点搞到妖梦得直接去找昭云王报到,她的半灵更是早就昏厥了过去。

虽然已经敛去了威压,还是能看出妖梦身体的轻微颤抖,而冷汗已然浸透了后背。

像是刚从鬼门关前踅了一趟,久违地体会到了死亡的滋味。

抬头看到自家主人一派悠闲的模样,她忍不住问道:“紫大人,方圆几里的幽灵都被吓跑了,幽幽子大人怎么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

八云紫回道:“这还用问?因为幽幽子不是幽灵,是亡灵。”

妖梦道:“请您说实话。”

看着她那认真的眼神,紫这才坦白:“好吧,其实是我挡掉了,她当然一点事也没有。”

妖梦道:“那怎么只有我有事?”

紫道:“幽幽子在她还没到之前,就跟我说了她受不住,但你俩都不说话,我们还以为是你策划的自虐式抗压训练,就没替你挡。”

妖梦:“……”

幽幽子还很配合地在紫的腿上蹭了蹭,看上去很是享受。

感情我那一早上受的苦,都没必要? !

搞了半天,这是差别待遇啊……妖梦心中直犯嘀咕。

无视那一脸晦气,紫接着问森罗:“你在这喝了一早上的茶了,就没别的话要说?”

森罗这才把茶杯放下,歉道:“好久没品尝到显界佳茗,差点都忘了正事了。”

紫回应道:“是年纪大了吧?几岁来着……一万两千四百二十二?还是一万两千四百二十三岁?”

森罗没说什么,轻轻笑了笑。这并不代表她不重视自己的年龄,相反,在成为殿主之前,自己首先是个女子,而年龄是女人最大的禁忌。

只是她的恪守礼法、中规中矩在三千大界都是出了名的,与一殿昭云常年被并称为阎殿二君子,地府正面形象的代言人之一。

此前曾经流传过一句话:“与昭云交,如浴冬阳;与森罗交,如沐春风。”

将袖口缓缓拉到了一个适当的幅度,不多一分,不少一分。不会太过暴露,也不会太过拘谨,恰好能露出其中如白璧般无暇的手,完成她接下来的动作。

她的谦冲自牧、高风亮节,以至于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

其中就有个例外。

然后她,干脆地对着面前的妖怪——

竖起了中指。

在这“所有人”的名单之中,唯独没有八云紫。

……

被辱者也不由得讃道:不愧是阎殿君子,连辱人之姿都是与地面垂直,无可挑剔而标准的九十度。

  4 2
评论(2)
热度(4)
  1. わたしのア一ル光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千年萌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