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5

【五】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必先摧毁她的味蕾。


大川汤汤,浩无涯际。

三途川的水很清澈,只不过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挡了外界的光线,令人看不清底下的情形。

从渡口这头望去,尽是茫茫一片,那湍急的江流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流向何处。

紫的视力极佳,能够洞见数十公里外的一片落叶,甚至一粒烟尘。纵使如此,也远远望不见对岸的模样,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白色湍流,仿佛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森罗也确实早就准备好了交通工具。

只是当三人真正见到之时,都吓了一跳。

只见森罗信手捏诀,一道长达数十公尺的阴影,便从三途川中上浮,悬空在江流之上。

那是一柄巨剑,闪烁着青色的寒光,连人站在它身下都显得渺小,但不是用来杀人,而是作为传输之用,剑身之宽足以容纳数十名乘客。

“为避免引狼入室,冥界对内外人员的进出都有很严密的管制,境界法更是绝对禁止,只要被发现,你会被其他几位隔空切碎成原子。”

听着森罗若有所指的话语,八云紫开始庆幸以前的自己没有作死到用隙间跑去冥界观光了。

几人踏上飞剑的瞬间,两边的景色便开始疯狂地倒退,紫知道是夸张的极速开始起了作用,不一会儿,身后的渡口便被那一端的地平线所吞噬。

而在剑上的几人,不但没有感觉到本应迎面而来的狂风,就连加速时的惯性也完全感受不到,从这一片完全静止的空间向外看去,不像是她们在前进,反而是整个世界在后退。妖梦惊魂初定,在剑上跪坐调息;幽幽子第一次体会御剑飞行的感觉,左看一眼右看一眼,不一会儿,天地间便只剩下了两种色彩,一是常年灰蒙蒙的天空,二是脚下暗不见底的三途川,飞剑则犹如太平洋上的一叶孤舟,随时可能翻覆。

“请少主和妖梦小姐稍事休息,同时注意别踏出此剑的范围,将在少于三分钟的时间内抵达冥土地界。”

森罗站在剑首,负手而立,那身姿比标杆还要挺拔,一袭宽大的血色神袍不起波澜,清秀的脸庞上满是淡然,深邃的眼眸直视远方,颇有高手风范。

这么静下来一瞧,这女人……还是挺养眼的嘛,就是那油盐不进的个性该改改了,不然迟早嫁不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来自身后的恶意,在森罗侧身的那一刻,紫连忙把视线给收了回去。

好奇心来的快,去的也快,面对着除了云层外一成不变的景色,幽幽子看腻了,便来扯了扯紫的衣角:“你说森罗小姐看上去人这么好,还特地送我们一程……真的没有问题吗?”

紫说道:“她的城府不是没有,像现在这样板着脸任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但那些小手段她从来都不屑用、也没必要用……就连她活着的时候都是白衣染血,一人一剑横扫四方,这些年来她的作风也未曾改变,毕竟君子的称号可不是白封的。”

幽幽子朝剑首的方向瞟了一眼,轻声道:“可我看她…对你好像没什么好感?你得罪人家了?”

何止是没什么好感,那赤裸裸的恶意都快要实质化了。

紫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难堪:“嗯……要这么说倒也没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跟我有过不愉快,没想到还记恨到现在,真是小心眼。”

感受到其中的不单纯,幽幽子更好奇了:“你到底做了什么,不会是污了人家的贞洁吧?”

“……也没什么,就是当时她趁着休假,下凡来显界吃面,恰好我是那间店的熟客,她的位置又刚好在我隔壁。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俩都能认得出对方的身份,我本着远来是客的原则,就给她的面里……加了些料。”

说到这里的时候,紫开始变得欲言又止。

幽幽子询问道:“她再怎么大意,也不可能让一个素未蒙面的人往自己的面里加东西吧?何况还是只妖怪。”

“我说我这有些调味料,能让你回想起家的味道。她听了也好奇,于是乖乖闭上眼睛任我摆布。”

“家的味道??”

挠了挠头,她不好意思道:“就是……北美的死神辣椒,不过这舶来品也不容易取得,切成碎末当见面礼全扔进去了,大概……十颗左右的量?”

……

看着眼前妖怪一脸心虚的模样,幽幽子张了张口,良久都说不出话来,到头来只能默默地为森罗哀悼。

那之后紫从京都被一路追杀到西藏的事,幽幽子也没有再发表任何意见,用三个字概括就是:自找的。

紫也让她尝过那所谓的“死神辣椒”,味如其名,指甲大小的量就让人的舌头麻痹,只剩痛感,世间第一辣的传奇至今无人能破。而下凡的殿主其身体机能与常人无异,完全不敢想象森罗当时是抱着何等期待的心情吃下第一口面的……怪不得说是家的味道,这地狱级的口感绝对有让人到冥界一日游的错觉。

杀父之仇,不过如此。

再次看向苦主那略显寂寥的背影时,顿觉光芒万丈,宛如天上圣母。

  3
评论
热度(3)
  1. 酥爆炸光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千年萌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