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7

大学新生  还没抽到宿舍  慢着找房子租  没想到一拖就是两个礼拜  对不住啊(土下座


————————————————————


【第七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醒来的时候,正身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我……死了吗?

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四周很安静,感觉不到生灵的存在。

随着原先模糊的视线逐渐地回复清晰,她用眼角的余光开始审视起自己的处境。

眼前是木制的天花板,而根据房内的摆设及风格,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这都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和室。

自己正躺在铺满叠席的地板上,脑后靠着枕头,身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层被子。

这就是地狱的模样吗?跟人间也没什么两样嘛……

“嘶……”

心下正这么想着的同时,大脑突然传来难以压抑的痛楚,让妖怪忍不住呻吟出声。

那痛感深入脑髓,饶是妖怪的经受能力强于人类,也耐不住一流阴阳师的爆符所造成的后遗症。

“嗯…嗯……啊!”

与此同时,各处的伤势像是商量好似的同时发作,妖怪紧紧环抱着双臂,全身的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一般,发出宛如造反的抗议声,身体也因剧痛而蜷缩成了一团。

往身上一摸,四处都包裹着纱布,多亏及时敷上的草药,血已经止住,只是疼痛依旧难耐。

死者是不会保有生前伤势的,地狱也不可能将她如座上宾一般请到房间内静养。

不过短短数秒,她便意识到了,自己仍在人世的事实。

过了一会儿,不适的感觉稍稍减缓了,背部那道让人惊心怵目的豁口还在隐隐作痛——那是其中一名家主的剑所留下的杰作。虽说伤口都已经上过药了,但剑上附着的强劲灵力与体内流窜的妖力,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正以她的身体为战场,不时地短兵相交。

一想起昨晚的埋伏,心中还余悸犹存,虽然从围攻中逃了出来,却也费尽了力气,身上尽是那时所留下的伤口。当被无边的痛楚折磨着瘫倒在路旁草丛的那一刻,妖怪知道自己是没可能熬过这一劫了。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黑夜过去,自己居然还活着。而将垂死的自己安置到这里,这栋房子显然也是有活人居住的。

她一阵苦笑:“讽刺啊……几乎被人类所杀,最终又为人所救吗?”

脖颈是攻击的重点部位之一,此时还未痊愈,喑哑的声调让她几乎认不出自己的声音。

只是,为什么要救?把自己当成了普通的平民吗?

怀抱着这个疑问,她再次仔细地端详起了和室,不过几个来回,她便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才刚刚苏醒,脑子有些不清楚以致凌乱不堪,但她认得这个地方。

尽管细节上变了不少,大致上的格局没变,那井井有条的摆设也没变,尤其是看到那柄长刀依然被陈列在架上的那个瞬间,她就明白了——这是那个人的房间。

只要知道了这一点,眼下身处之地也就呼之欲出——西行寺。

西行寺家的根据地,阴阳世家之首的本部,京城正道门阀的大本营。于一介妖怪而言,这里与虎穴龙潭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即便其他人都看走了眼,那个人也绝无可能认不出她,自己的身份肯定早就暴露了。

“既然都认出来了……那是为了什么?”

用大妖的眼睛看向四周,房间内没有设置任何符咒及结界,也没有式神加以看守,仿佛根本就不担心她会逃跑。

她试着运转了一下妖力,果不其然,当下能调用的不过杯水车薪。以她现在的实力,要想安然无恙地越过西行寺内针对妖物布下的天罗地网,无异于天方夜谭。

接下来是要被送去处刑示众了,不到几秒的时间,她便自行推论出了这样的结果。

向众多中小世家证明除妖的手腕、巩固自家的威望、顺便鼓舞人心,还能向宫里敲诈一笔不菲的赏金……比起一具单纯的死尸,暂且留她一命的好处确实多得多,是那个人的话,会这么做也不奇怪。

她双手枕在脑后,百无聊赖地看着色泽单调的天花板。

逃不了索性也就不逃了,沦落到这个地步,也只能怪自己太不谨慎。

是要等着被送去刑场,还是就在这里自我了断?

以妖族堪称变态的生命力,咬舌自尽这套死不透彻,只能让自己徒增痛苦。

妖怪会不会因窒息而死尚未可知,房间里既没有布幔也没有悬梁,就算都给她备齐了,以她现在糟糕的身体情况,自行上吊是行不通的。房间里没有摆放任何可疑的瓶瓶罐罐,寻常毒物她已可以视若无物,能致大妖于死地的猛毒更是想都不用想,那种能炒到天价的珍品西行寺是有,可从来没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至于架上那把熟悉的长刀?倒是能置自己于死地,以现在的力气要爬到刀架那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自己刚刚看过了,上面被下了禁制,除了指定人员,没有人能将它从鞘中拔出。

将种种死法都在脑内想了一遭,她实在是郁闷,生命力太旺盛也不是好事啊,连自我了断也不方便。

逃,逃不了,死,死不掉,自己这一去,怕是要被钉在妖族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门外由远而近,传来了细琐的交谈声。

房间外很明显没有隔音禁制,就算不抱希望,她依然能以自己绝佳的听力捕捉到谈话的内容。

先传入耳中的,是一个家仆的请示声:“大人,藤原家的人今天又来了,问咱们那妖孽究竟跑去哪,这……如何应对,还请您示下。”

接着一名女子不疾不徐地回应道:“跟昨天一样的答覆,至于信与不信,那就不是我们能管得着的了。”

“……诺。”

那人恭敬告退,领命而去。

那女子熟悉的声音,让躺在床上的她顿时一个激灵,不久前听说西行寺家一反常态,出了位女家主,传闻果然不假。

几年没见,当年那个小姑娘便真的爬到了这个位置,妖怪不由得一阵感慨。

待那人走远,另一人压低声音道:“……您撒这种谎,对西行寺家有什么好处呢?别人被您蒙在鼓里,我却是知道的,那东西……而今就在您的房间里躺着吧?”

那东西……是在指我吗,那老头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懂待客之道。

令她稍稍吃惊的是,听对话内容,似乎除了妖忌,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的存在,这又是怎么回事?

西行寺家主的语气平淡如水:“妖忌,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太多比较好。”

被唤作妖忌的男人道:“家主大德,在下敬佩,只是……还请您不要忘记自己的立场,尤其这次的对象还是……”

“放心吧,我会搞定这件事的。”

还没等妖怪想清其中关节,脚步声戛然而止,房间的纸门被拉开了,听得出神的她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已经到了门前。

情急之下,她原想蒙上被子装睡,但在开门的瞬间,视线好巧不巧地与来者四目相对。

来者平静道:“醒了啊,看来恢复的还不错。”

她将妖忌留在了外面,一进室内便反手将门阖上,顺带贴上了多达五层的隔音符,即使是室内打得天翻地覆,外面也听不到一点动静。

然后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的她,便撤下了那副制式而又无比冷漠的神情。

“额,那个……你……”

感觉到暂时脱离了生死危机,却越来越弄不清现在的状况,妖怪的声音因为颤抖而显得磕磕巴巴。

身前的大人物不由得掩嘴笑道:“初次见面,八云小姐,我是西行寺幽幽子,职位是家主,不知这样的自我介绍……你可满意?”

初次见面……吗?

看着与先前判若两人的熟悉笑靥,心中感慨万千的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3
评论
热度(3)
  1. 酥爆炸光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千年萌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