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8

这次拖稿拖得有点久  嘛  之后尽量补吧(目死


————————————————————


【八】跟我签下契约,成为免费奴工吧!


到达地面时,大概是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幽幽子跟妖梦像是被吓得不轻,走起路来还摇摇晃晃的,颇有醉汉的几分风采。

“少主,没事吧?”

“还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即使嘴上这么说着,幽幽子发白的脸色依然出卖了她的内心想法。

森罗见状不禁埋怨:“喂,你这监护人怎么当的,少主跟魂魄小姐晕机,你怎么能不事先提醒我呢。”

紫回道:“嗯,原本是不晕的,只是换做你那速度,世上九成九的家伙都得晕,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想……”

“密谋篡位?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森罗闻言扶额:“幸好,少主跟魂魄小姐都没什么大碍……”

紫一本正经地说:“是啊,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你就该先行切腹以谢天下了。”

“……算了,这次的确是我的疏忽,你们先在这等着,我得到前面去找人办通关手续。”

她指了指前面大排长龙的关卡,不管哪个服务窗口都呈现了不堪重荷的状态,各型各色幽灵所组成的一字长蛇阵甚至一直延伸到了冥界的码头,其中还挤满了数十条的摆渡船,纷纷等着将幽灵运送上岸。

紫懒懒散散地回应道:“知道您老的面子大,朕准了,记得快去快回,别让你家少主等太久。”

不出意料,临走前被森罗狠狠地瞪了一眼。

紫不得不承认,占这样一个人的便宜确实是有种莫名的快感,但若是不知好歹地过度调戏,那可就是找死的行径了。

眼见她驾驭着飞剑,不过数秒就越过重重人群,消失在视线内,紫这才追问道:“幽幽子……你的脸色从刚才开始就不妙得很,真的没事?”

“没事,区区飞行……根本不算什么,别小看我。”

“话虽如此……不过在你试图逞强之前,能不让把死死抓着我的两只手松开?袖子都要被你扯坏了。”

幽幽子轻声回应:“办不到,妖梦也扶着我呢,我现在如果不找个依靠,非得当场倒地不可。”

紫惊讶道:“难怪我觉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重,还在想是不是你这段时间又吃胖了……”

“喂!”

等待的过程总是难熬的,尤其是几人的装束与周遭排队的人潮格格不入,遭受异样的眼光在所难免。

本当是白色面团状的幽灵们,一到岸上便短暂恢复了人形,前者是方便运输,后者是方便询问,不过大部分的记忆已经被剥去,只留下本能性的反应与人生中些许的琐碎片段,这一点从他们空洞无神的瞳孔中可以窥之一二。

紫倒是无所谓,只是另外两人被这样空洞的眼神盯着,难免会觉得有些不自在。

人群中,有高大的牛头马面在周围巡逻,小山一样的身躯背着硕大而不成比例的兵器,砸在身上必然骨断筋折,而它们仿佛也知道一行人的来历,对幽幽子她们好奇的目光视若无睹。

“嘿!发什么呆呢?该走了。”

就在紫环视四周,寻找冥界与先前不同之处的同时,森罗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出,吓得她一个踉跄。

“你不是说你去办通关手续去了吗?这么快??”

森罗好奇道:“亮出我的身份,省去排队步骤还不是小事一桩?”

紫简直震惊了:“你直接走后门?”

森罗一脸正色:“妖怪说话还真难听,那叫特权。”

面对如此冠冕堂皇的辩解,一行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这真的是同一个人?

妖梦在一旁嘟囔:“不是说冥界以公正跟一丝不苟闻名吗?实际情况好像…不太一样啊。”

“行了别耽搁了,我们还有下一站要去呢。”

幽幽子忙问:“等等,不是结束了吗,接着去哪?”

“去办手续啊,虽然给省去了大部分的麻烦,最后的部分还是得让少主你们亲自来的。”

……

紫看着森罗领着她们来的地方,相较于方才大排长龙的盛况,这个柜台显得特别的冷清,方桌上没有摆放任何的标识及文字,只有一个死神坐在那悠闲地看报,仿佛根本不觉得有人会来这办理业务。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冥界,柜台前指不定已经聚集起了整整一圈麻雀,遗世独立的诡异氛围连幽幽子也提高了警戒。

紫狐疑道:“你迷路了吧?这里真是办理通关手续的?”

森罗不疾不徐道:“赶时间嘛,所以走的贵宾通道,接待的是天界的大小姐那样的人物,不向外面那些凡人开放,平常不可能会有人来,自然冷清得多。”

紫听了这话还是不放心:“我们两个不会也要被问些奇怪的问题吧?”

“怎么会呢?我去拿文件过来,你来签字就行了。”

森罗说完上前敲了敲桌,问那死神:“东西呢?”

死神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张纸给森罗,过程中不要说直视来者,连报纸也没放下,堪称胆大包天。

但她估计是不想跟底层人员计较,径直回身把纸跟笔交到了紫的手上,往其中一个栏位一指:“都是些制式的内容,你也就不用看了,在这里签上全名就行了,其他我来搞定。”

她越是这样保证,八云紫就越感心惊,不久前才对自己不假颜色,现在的态度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她就感到自己是多么的英明。

上面用通用的冥土语清楚地写道:本人于今日起,将自身的一切完全奉献于冥界,愿听从上级调度指挥,跟随大众辛勤劳动,愿以冥界利益为绝对优先,贯彻“我为冥界”的基本信条,以冥界复兴为己任,置生死于度外……期限三千年,署名是八云紫。

紫通篇看下来,压抑着自己的怒气问她:“这不是卖身契吗?!”

“你懂冥土语啊……”

森罗闻言也吃了一惊:“不对,什么卖身契!是工作人员一时糊涂拿错了。”

“你先解释一下,为什么好端端的贵宾服务柜台会有卖身契?”

“这是满足客户需求。”

紫转身问身后两人:“你们觉得会有任何一个正常人,专程跑来贵宾服务台索取卖身契?”

幽幽子和妖梦的头登时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看到她们的反应了?”

“指不定你哪天想开了也会想成为冥界公务员的一员呢……唉,嘴上问题一堆的女人可不讨喜啊。”

她立马将那张文件抢了回来,指尖轻点,在空中烧成了飞灰,但没过多久,灰烬又沿着原先飞散的轨迹重新聚集到手中,形成了一张全新的纸张,一尘不染,看不出一丝烧焦过的痕迹。

类似时间回溯的神通也是看得紫和幽幽子眼界大开,这种只存在于口耳相传中的神术竟在眼前被信手拈来地施展出来,而且使用的对象只是一张纸。

森罗脸上堆满了笑意,递来了新的一份:“刚才那份是手下人糊涂拿错了,这份绝对是对的了,请直接在底下签字。”

看着手里文件上那宛如外星文明的奇异符号,这一次紫彻底地傻眼了。

原先的冥界通用语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连博学的紫也不曾见过的文字。她突然想起那次,冥王在酒后透露自己曾突发奇想,创造过一种新潮的文字,试图拿来取代旧有的冥土语,只不过殿主们纷纷表示没有必要,计划也就胎死腹中。

纵观三千大界,也只有冥王本人跟闲来翻阅过范本的几王能知道这份鬼画符的意涵。而这种昙花一现、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的文字,如今就呈现在自己的眼前——鬼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上面写了些什么东西!

紫索性将文件塞回她手里:“我要求用冥土语书写。”

森罗耸了耸肩,又把文件退了回来:“小女子才疏学浅,不会冥土语。”

紫怒道:“你现在不就在说着冥土语吗?!”

“Excuse me?I can't understand what you're saying.”

紫对此感到叹为观止,为了对付自己,连阎殿君子也终于学会无耻了吗?

  2
评论
热度(2)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