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9

【九】花样作死的第一课

“不搞清楚这上面的内容之前,不签。”

“那就没办法了。”

森罗闻言笑道:“若是不签,就不许入境。”

“哎呀,行啊,那就不劳烦你们了。”

紫不怒反笑:“幽幽子你也看到了,人家这是不欢迎我们呢,回去吧。”

“诶……紫你先等等。”

在紫一把拉住她的手准备往回走的同时,被幽幽子出言打断了。

她轻附在紫的耳边说道:“情况不对劲……你仔细看看她的配剑。”

“嗯……剑?”

语带困惑的她在瞄到了幽幽子所暗示的部位时,便随之豁然开朗。

她知道幽幽子所指的不对劲是什么意思了。

“嗯?总算想通了?”

森罗在目睹了原先欲转身离去的紫,在经过了须臾的短暂交流之后又改变了主意,不由得欣然道:“想必是醒觉到了劳动的崇高与美妙,迫不及待地想为世界做出贡献了吧,嗯……悬崖勒马,为时不晚。对于你能有这份心我感到……”

“呵,这种小把戏也该玩够了吧。”

紫听后冷笑道:“你这冒牌货顶着森罗的皮囊有什么企图?”

“果然,我就知道,你……你怎么看出我是冒牌的??”

“哎呀,还真是不打自招。要说怎么看穿你的,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紫用手指着森罗腰间的配剑:“魔鬼藏在细节里,你就没发现你跟原版有什么不同吗?”

“剑有问题?”

精于剑道的妖梦讶道:“可是她的无我剑,不管从何种角度看上去,都跟冥王赐下的那柄一模一样啊。”

“除非……”说到这,她若有所悟,像是抓住了关键。

紫也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剑的外形、纹路、气势可以伪造,观者的感官可以被欺骗——唯有习惯,如果不是准备已久,是很难演到滴水不漏的。森罗的配剑在静立时,与地面呈夹角44度整,而你——是47.3度”

冒牌森罗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难不成你暗恋她??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会去注意那种地方的吧?!”

“行了这位大姐,虽然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您还是有权保持缄默。”

紫对于败者显然兴致缺缺,只是摆了摆手道:“诸位,拿下这个胆敢冒充森罗大人的小丑。”

说话间,闻讯而来的百余名红衣神官及牛头马面从背后窜出,已然分陆空两路将柜台周边围得水泄不通,而原先那个看报的死神早就不知道逃到哪去了。

神官们的实力与默契此刻一览无遗,五花八门的符咒及法阵在空中霎时间就连成了一大片严密的法网,隐隐透出摄人的法力波动;牛头马面手中的重戟及九环长刀闪烁着异样的寒芒,竟也不是凡物,光是气场就足以震慑四方。

“真是见鬼了,这都什么时候叫来的?”

“就在我跟你解释你是如何露馅兼拖延时间的时候。”

她将头撇向了幽幽子:“不然你以为她刚刚消失去了哪?”

“原来如此……不对,你们几个外人居然能叫得动冥界的执法部门??”

紫这才回忆道:“嗯,原本是不行的,直到森罗她给了幽幽子这个……别的不说,我想纠集几个巡逻队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着妖怪手中货真价实的令牌,冒牌森罗再次感觉自己思维跟不上了,原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的把那牌子给了外人。

而她们似乎还不清楚,只要有它在手,连冥界的精锐部队都能加以指挥。

“恰好幽幽子还不太擅长发号施令,所以这方面就由我来代劳了……作为亵渎冥界高层的现行犯,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我这种级别居然只吸引到红衣,好歹也给我来几队裁决者吧。”

紫点点头,向巡逻队说道:“都听到了,临死还不忘挑衅你们。不必手下留情了,狠狠地打。”

于是,疾风骤雨般的狂轰滥炸直接淹没了冒牌森罗的身影。比起他们平时的全力,紫预估这威力都还得高上两成。

原来冥界人也是有感情的啊,传言果然不全是真的……妖梦看着这堪比杀父仇人的攻势暗自惊心。

“当然有啊,又不是机械,否则森罗也不至于……”

幽幽子从表情读出了妖梦的想法,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掩面笑道:“对紫……比出那样的手势。”

回想起那次的场景,妖梦也没想到一向谦和有礼的她会做出如此失态的举动,而且动作如此流畅、熟练,想必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只能说紫大人惹是生非的功力还在我的想象之上吗……

只是这一阵腹诽,紫是肯定听不到的了,场中的局势已经有点出乎了她的预料。

按照她原本的计划,这一波攻势,即便奈何不了对方,也能让她受个伤、吃点暗亏。

然而攻击持续到现在,紫的目光可以很清晰地穿透密集的弹幕网,观看到其内的情况——在无形屏障的包覆下,冒牌森罗甚至无聊到打起了哈欠。

足以开山裂石的弹幕及重逾千钧的刀戟,都无法在上面留下哪怕一丝痕迹。

“幽幽子。”

“怎么了?”

“之后你可得好好管管那几位,别整天不务正业。”

“……那几位是指?”

“没什么……真是说人人到。”

……

也许是有感于无法奏效的无力,巡逻队突然停下了攻势,面面相觑。

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屏障上的负担在短时间内又重归于零,此举反而引起了冒牌森罗的不满。

“喂,不是要抓我来着?你们搞什么名堂,这样就不行了??”

“你们平时的训练成果呢?连持久都做不到的家伙,最没用了知道不?”

“不为你们自己想想,也该为手中的武器想想,它们如果有灵魂的话,看到主人这么窝囊,会哭泣的啊?!”

形势变得诡异了。

冒牌森罗就像是个演讲者,站在台上滔滔不绝,而在台下担任听众的红衣神官与牛头马面们依旧是沉默地一语不发。

“哦?这兵器真有这么厉害?”

“那是自然,这儿的兵器可是由整个三千世界最顶尖的大师负责的,现在能拿在手里是你们三生有幸,知道不?结果才发挥出这点威力,真是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

不疑有他,在一口气说完这番话后,她从胸中吐出了最后一口闷气,畅快不已。

只是在得意的当下,她却看到了三个人,三种截然不同的神情——妖怪完全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微妙笑容、少主带有淡淡不忍的怜悯之情,以及庭师小姐脸上微微的惊恐和余悸。

她们盯着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身后。

在意识到这个噩耗的当下,畅快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战战兢兢地缓缓转向身后。

无形屏障恍如虚设,转过身子,看到的是一张与自己相同的脸。而在那万古不化的冷漠微笑之下,此时埋藏着滔天的怒火。

“三千世界最顶尖的炼器大师——小太啊,你用我这块'朽木'的身份……玩得还挺欢的嘛?”

“呦……五师姐,我现在……不管解释什么,都是白搭了,对吧?”

  1
评论
热度(1)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