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10

【十】阴谋?我喜欢明着来。


“听说七殿下又闯祸了。”

“闯了,还是现行!被五殿下一把拎了回去,现在正在议事殿听候发落……”

那名先开口的死神头都没抬,仿佛这是一件再稀松不过的事。

“这次又是犯的什么事……玩忽职守?还是擅闯禁区?”

另一名死神耸了耸肩道:“唉,估计又是……你也知道的,七殿下真是闲的发慌,一刻都停不下来。”

对方闻言打了个哈欠:“这星期是第几次了啊,闹腾成这样都没事,五殿下的度量还真是够大的。”

“互相都是师兄妹嘛,放点水人之常情……你没看上上个星期,某人因为一时兴起就直接现身干涉显界,五殿下听完汇报后脸都要绿了,她现在不照样活蹦乱跳的。”

“这倒也是……”

“嘿,你说,我们该不该去凑个热闹?”

它说着说着干脆就丢下了手头的工作,用手肘顶了顶身边的同伴,另一名死神却看了看桌上堆积如山的卷宗,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上一个胆敢旷工的家伙还在牢里享受额外补班和所谓的“工作餐”呢……自己可不想尝到那滋味。

只是它正要推辞掉,身后便响起了一声晴天霹雳般的怒喝。

“喂!你们两个活都没干完,在给我聊什么天?!”

“哎呀……果然被发现了。”

“你们这组进度最慢还敢给我分心,哼哼…想必是觉得工作量太少了不够塞牙缝吧?”

“妈呀!大人,求手下留情!”

两个死神听到这句话差点肝胆俱丧,要是再加班下去可就要达成整整一个月不睡觉的成就了。

到时候因为过度疲劳而陷入恶性循环的两人,会变成什么鬼样子恐怕用膝盖都能想象的出来。

“哼,知道了还不快接着写?”

上司主管的常年积威之下,即使两名基层人员内心已经骂翻了天,也只能乖乖闭嘴,对着身前一大摞的卷宗,继续埋头苦干。

————————————————————

大殿上,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不约而同地投射到了位于中央的一行人身上。

换做是凡人,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脊梁骨会被难以言喻的威压给瞬间碾个粉碎。

那并非是出自恶意的刻意之举,而是几人在不自觉中忽而流泻出来的法力波动,浑厚得匪夷所思。

纵使如此,站在场中的几人却恍若未觉,显得游刃有余。

“森罗,这几位就是你带回来的人选吗?”

一名殿主率先开口,声音悠远绵长,如同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严格来讲,有资格的只有一位。”

森罗仔细想了想,回答道:“不,说是有资格也不妥当——毕竟她是那人唯一的子嗣。”

四周霎时间传来“嘶嘶”的吸气声,虽然身影隐没于黑暗之中,但不难想象此时他们脸上的惊讶。

“原本还以为师姐当初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被你找到了。”

这次是一名年轻女子的轻笑声,明媚悦耳,宛如黄莺出谷,却又毫不做作。

除了森罗以外,地府原来不单单只是一群糟老头子啊?还是说这声音只是源自某位殿主的特殊癖好呢……

某对初来乍到的主仆不禁失礼地想道。

“既然是师姐指定的,想来必不会错,看样子,都不是生面孔啊……”也不知有没有看出两人表情的微妙变化,那声音继而追问道。

还不待身为东道主的森罗为双方介绍,其中一人便径直说道:“我知道,几位是太殊的同僚嘛,上次来这里时有事在身,没办法与诸位相认,不过我倒是常听她提起你们。”

某个阶下囚一听就不对劲了,今天分明是第一次见面啊? !

“哦——?九成时间都用在闯祸上的家伙,还会向八云紫你这外人介绍我们?”

那个声音被这样一句话给勾起了好奇心:“那么听了她的介绍,在你眼中,我们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呢?”

被问话的对象却流露出为难的神色,沉吟苦思,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未知的存在似乎是听出了她的有所顾忌,豪迈地许下承诺:“别这么紧张……无论你说什么,都不会算在你头上的,照实回答就行。”

“那好吧……总的来说呢,你们是——”

她顿了顿,调整了一下心情,而后露出了人畜无害的微笑。

“一群既愚昧又迂腐的陈年腐尸。”

……

一语既出,满堂错愕。

“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能不能再……”

“她说,一群既愚昧又迂腐的陈年腐尸。”

仿佛清楚听到了某种东西碎裂的声音。

这句话就像是一桶冷水从天而降,直接浇熄了众人心中所有的美好幻想。

啧,有人要遭殃了,幽幽子不禁想道。

这一刻,就连亡灵都能感受到明显的凉意。

而投下震撼弹后,那道人影仍不肯罢休:“她说若不是有你们这群绊脚石碍事,她早就扫平月都、统合仙界了,你们这群人目前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赶紧交出全部家当、权柄,一心一意地奉太殊大人为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直到她开始放肆地做指点江山状,乃至被那番话给引来了好几道冰冷的视线,一旁的太殊才恍然大悟。

当她再度看向声音的来源时,只见祸首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傲慢?

我靠!八云紫,你敢阴我? !

“嗯……!”

意识到这一点的太殊,被缚天索捆得牢牢实实的身子,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

而为了避免她施展花言巧语为自己辩护,森罗早早就给她上了禁言术。

在其余九殿看来,那副欲与其争辩而又无话可说的神情,简直与认罪无异。

“看来我们要先处理一下这个问题了。”

随着另一道禁言术的出现,八云紫原先的口若悬河瞬间戛然而止。

“俗话说国之将亡……哦不对,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嘛。基于这个原则……”

“先扣个二十年的工资吧。”

“哇,这么少?师兄你是准备从现在起积德行善啊?”

“我一直都有在积德行善,不只是现在……不过好歹同门兼同事一场,这惩罚的分量也够了。”

“……在场诸位都没有异议吧?”

“我同意。”

“附议。”

“还是觉得二十年太轻了……”

……

看着场上行云流水般的投票流程,不到十秒的对话,简直像是排练过无数次,展现着几人在坑害同僚一途上不折不扣的绝佳默契。

“跟旧账加起来一算,刚好一百年了呢……唉,我就得不到这种机会,真是恭喜你了啊,离永久除籍又近了一步。”

恭喜你妹啊!在你说这话之前能不能先把你那恶心的灿笑收起来? ?

但碍于禁言术,即便她有再多的怨念,到了嘴边也只能是意义不明的“嗯嗯”声。

“哦——?连你也这么认为对吧,嗯……看来你的本心还是有药可医的,借着这次机会好好反省一下你往日干过的蠢事吧。”

我才不要喝你的心灵鸡汤,混账快把工资还给我啊啊啊啊!

“诶?一边发出赞同声一边摇头,是最近练成了元神分裂的神功吗?不过说真的,你的控制貌似还不太行啊……”

她已经快要倾倒于这群人的脑洞之下了。

而更令她崩溃的是,唯一能解除她禁言的森罗,此时却完全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俨然是一副任其自生自灭的姿态。

眼神中是大写的“自作自受”。

……

“还有那边那个试图以借刀杀人蒙蔽自身罪恶的妖怪,来提点正经事。”

在处置完太殊后,未知的女声几乎是眨眼就恢复了平静。

“魂魄尚有护主的理由,你跟少主又是什么关系,以至于能让师姐情愿带你回来?我可不接受挚友这种答案。”

毋庸置疑的语气,已然是动用了神通,即便隔着重重黑幕,她凛然如剑的锐利目光依然准确无比地投射到了目标身上。

殿主级的破妄之前,任何的谎言、搪塞都将无所遁形。

这是审理上千万乃至上亿人得来的雄厚资本,她不认为世间有人能绕过这道天堑,面不改色地讲出违心之言——起码眼前这个妖怪还不行。

但八云紫根本不在乎。

“嗯,确实是有关联的。”

在一众惊骇不定的目光中,她笑得格外灿烂:“我是她的监护人。”

【待续】

 
评论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