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11

近几周大学考试  更新上受到影响

可能有人会觉得进展太慢  我也很想赶快进正题

不过强迫症迫使我一定要先把设定铺好  毕竟这不是短篇(目死

嘛  反正本来就没有人看  就当是对自己发的一点牢骚吧(X


【十一】还没拉开就已经结束的冥界序幕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陛下的酒量一直不是很好。”

“既然师姐你都知道……那你还放任那个三杯倒跟她单独会面?”

方才隐匿于黑暗的女声主人,在这时显出了身影。明艳亮丽的衣着缭乱人眼,其中糅合有度的搭配方式,免于花哨又不失清爽,显得落落大方,即便这衬托出穿著者的造诣已经登峰造极,但和她那几近无瑕的面容相比,便瞬间黯然失色了。岁月依然没能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较之森罗的常年冰雪不化,眉目间更为柔和,多了些俏皮及活力,令人初见时就倍感亲切。甚至可以这么说,即使把她扔进显界都市的茫茫人海中,也绝不会有人看出她的身份——冥界二殿殿主,流华。

森罗回道:“你是不是忘了?那时的我被派到了显界,等到我回到冥界,才得知了消息——会谈早就结束了。”

流华这才想到,她在那个时间点确实是不在冥界的。

她挠了挠头,问道:“嗯……是什么地质探勘来着?”

森罗立刻给予更正:“是地脉勘察。”

脑海中隐约回忆起,是对包括阿尔卑斯山在内的诸多欧洲山脉进行地脉勘察,奇怪的不只是任务本身。为了保证命令的明晰与精确,以往都是先通过下属的数百位特级死神对命令联合勘误、反复确认,最后再由神官来进行最后传达。这一次却是完全跳过了中间部分,尽管直属的死神与神官们在过去万余年来都没有泄密或通敌的先例,冥王还是选择不经手任何人,而由本人亲自下达。

直到现在都没有公开意图,甚至自森罗归冥后就再没了下文。殿主中不乏有抱持浓厚兴趣的好事者,但碍于因果线早就被人为刻意打乱,再高级的追本溯源都无能为力。而若是直接问下达命令者本人,他只会以旧时代的冷笑话敷衍带过;执行者森罗则是干脆保持缄默——双方在这件事上无疑都拥有极佳的默契。

传言就连最擅长天算的七殿都碰了壁,随着时间过去,也就越来越少人再过问了。

“说到兴师问罪,我们的身份是不是该对调一下?”

“呃…这个嘛……”

“就算当时的我不知情好了,冥界不还有你们几位在……怎么连个妖怪也看不住?”

这次不只是流华,面对森罗询问的目光,一时之间竟没人敢与她眼神相交。

她环视了周围一圈,发现无人出声后点了点头,似乎对反攻的成果感到满意。

“这可是活生生的渎职,经查实,依照现行冥界律例……”她一边面无表情地宣读,一边从袖口中掏出了厚厚一本的《大冥律典》。

流华见状,急忙制止道:“师姐这就言重了,我们人虽然多一些,但您有要事在身,我们又何尝不是?情非得已,实在是脱不开身……”

森罗脸上依然看不出喜怒,只是转向其他几人:“你们也是这种情形?”

在她的逼视下,得到的是死一般的沉默。

流华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森罗将目光收了回来,再平等地分向眼前的所有人,那是法官在审视着被告的目光。

“请各位摸着良心,事发当时,你们在哪,在做些什么。”

“显界,采购……好啦,其实……是买衣服。”流华低着头,呐呐道。

“主殿,睡觉。”那位常年镇守在自宅的鬼族武者说,仿佛这就是他安身立命的方式。

“轮回九关,发呆。”而轮到苦轮时,他丝毫不理会周围异样的眼光。

“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相信师姐您是能理解的吧?”说到这里,还算俊朗的脸上已经换上了谄媚的笑容。

……

统领着数千阎魔,自身就是顶尖审判者的殿主们,如今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在她之前老实招供,毫无还手之力,这样鲜明而奇特的对比形成了一幅极具冲击力的画面。

她指着眼前的情景,说道:“现在少主您大概清楚自己是接了什么担子了吧。”

幽幽子看着那些自知理亏而低声下气的人们,陷入一阵沉吟:“嗯……”

“不过八成也不能回头了吧?”

“少主说的是。”

她此时的表情,就颇有点诡计得逞的意味。

“所以我就说了吧,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

“请你闭嘴。”

森罗恶狠狠道:“我没有在征求你的意见。”

“……不是吧,我做监护人就这么让人不能接受?”自从见面到现在为止,森罗的态度就没好过。

八云紫觉得,她毫不掩饰的目光,简直像是在审视一个诱拐小女孩的人口贩子。

她说:“换做别的妖怪甚至是其他种族我们都能接受,唯独你不行。”

“你这是活生生的偏见。”

森罗为此表示不以为然:“对你这人,本来就不能用正眼看。”

————————————————————

除却有过来往的八云紫和森罗,两方也都不是怕生的人,对于相互介绍这个环节自然轻车熟路。

虽然与冥土方面有过工作上的交流,但长久以来养成的观念让幽幽子以为那里就是冥界人或干脆说是人族的天下。

然而今日一见,她才意识到冥界多样性在上层阶级中的体现,比之幻想乡也不遑多让。

昔日鬼族下落不明的首席大将,游离于人世间苦修不辍的人间佛,传言早已羽化飞升的上古老道……

八云紫也在其中见到了第一代的妖主,尽管容姿同样出众,但她在其他殿主的簇拥之下,显得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不说的话,根本不会有人猜得到,这名眉间淡然,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竟是妖族最初的族长!

当她看到了八云紫万分惊讶的眼光,不过是习惯性地微微点头致意了一下,便不再理会。并没有因为她是同族的缘故而显得特别热情。

八云紫可以理解,即使是在显界,妖主都不存在的那段岁月里,将生存作为优先序列一的年代,将信赖寄托在人类或同族的“天真者”早已被大环境淘汰,而剩下来的妖怪们通常都是各自为战的,连拉帮结派的情况都很罕见。

何况现在到了冥界,秉公执法这么些年下来,血缘的关联或许已经一文不值。她怀疑那微微的点头致意,甚至都是看在幽幽子的面子上才做出的举动。

不过相较于殿主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对幽幽子有如此高的接受度,上述的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是森罗的威信太高,足以令其他人高度服从?抑或是冥王大人太不靠谱,以至于把新来者当成“救世主”?这些猜想都还有待商确。

正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们说,现在是不是该吃饭了啊?”

对于突如其来插入的一句话,众人顿时一阵语塞。

由于直到目前都只有一位冥王的缘故,冥界不存在任何繁琐的登基仪式。除了寥寥几位,没人能料到这位新任的冥界之主在接班后的首要大事,竟然是填饱肚子。

“额……少主,可是现在换算成显界时间,才下午五点左右啊?”

“不行吗?”

“呜…这个……”

“就算是我的命令也不行吗?”

“属下这就去叫人准备。”流华没有坚持多久,就在年龄不到自己十分之一的上司逼视前败下阵来。

其他殿主则看着流华离去的背影不约而同地想到:如果说不靠谱是可以一脉相承的,那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窟? ?

另一方面,克服了心理障碍的妖梦和森罗之间短暂交头接耳也到了尾声。

“……现在是幽幽子大人的餐前甜点时间,从以前就是这样了,只有正餐的话根本不够。

“也就是说,如果我再早个一小时带你们过来,就得顺带准备下午茶了是吗?!”

“虽然很遗憾,不过确实是这样。”

对于食量超出预期这件事,森罗表现出了难得的讶异。

既然称之为“餐前甜点”,意味着餐后也有新的进食环节吧?算上下午茶的话,说不定还有宵夜?仔细去推想一下,这位少主的饭量说不定比传言中还要可怖。

“冒昧问一下,少主她…一天得吃几餐呢?”

“这个嘛……”

听到这问题的妖梦,瞬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仿佛在隐藏着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实。

“我想您还是请教一下紫大人吧……”

“嘛,老实说你问我也没用。”

一旁的紫笑道:“的确,这是可以建构成数学模型,不过那难度堪比三体问题,要去抓出那个规律并精密求解就算用月面的超级计算机跑上二十年都未必有准确答案,简单来说——就是想吃就吃,而她现在明显饿了。”

森罗沉吟道:“嗯……这就有点麻烦了,我们派去显界的采购人员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并没有准备什么餐前甜点。”

八云紫奇道:“听你这么说,这么大个冥界,居然完全没有存粮的吗?居然还得去外界进货?而且你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可别告诉我冥币在显界也通用。”

“有倒是有……唉,原本不想让少主这么快面对现实的,不得已只好这么做了。”森罗完全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径直抛出了另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等等,她说的是什么现实?

紫心中突然涌现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而那道裂缝正随着森罗意味深长的微笑而不断扩大。

  5
评论
热度(5)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