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13

【十三】作为长老,我由衷表示压力好大。

“……总上所述,你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吗?”老人此时的心中百感交集,眼神复杂地直视着眼下前来请罪的家主。

“回禀二长老,我错在不该公私不分,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藏匿战犯,为了全日本的人民着想,应该第一时间就将她交由相关单位……”

“不对不对!我没有在追究你为什么要藏匿八云紫,我是问你为什么就这样把八云紫给放走了?!”老人的声音中夹杂着几分怒意。

“她把这期间积欠下的房租、医疗费都以其他形式支付了,这样一来我们就相当于两清了。”

对于老人没来由的愤怒,幽幽子心中很是不解:“加上她本人也归心似箭,不放她离开,难道要邀请她留下来参加您老的八十大寿寿宴吗?”

另一位较为年轻的老者似乎开始在脑海中臆想了:“哦?倒也是未尝不可,誓与妖孽势不两立的二哥和妖怪中最奇葩的一届首领同席而坐,想来那场景一定很有趣… …”

“老四你给我闭嘴!”

幽幽子奇道:“再者您不是在上一次天诛会议上公开说过,'光是在方圆一里的范围内嗅到那群孽畜的味道,自己就感觉快要心脏病发了吗?'我要真留她下来……岂不是犯了谋杀长老的重罪?”

“我的天照大神啊,那时的会议上正轮到我表明立场,我不那么说还能怎么办?!何况家主寝室离我们住的这连半里都不到,那要是真话我还能在这训你?!”

那名皓首白须的老者简直想翻桌了:“我有种预感,早在心脏病之前我就得给你气死!你接过家主的职位直到现在,都没说过任何场面话吗?”

“没有啊,当初是您告诉我'有事直言,不服者剑上见真章。'、'让那些轻视女性家主的人在残酷的现实前,找准自己卑微的定位'吗?这些年来我一直都遵照这个方针啊。”幽幽子再一次以无比疑惑的神情,犀利地对重点部位进行了打击。

纵使已经快要变成被催化成人体炸药了,二长老却硬是被噎得说不出一个字,因为她引用的这些话确确实实都出自于自己口中。

此时的二长老肠子都要悔青了,恨不得立刻逆转时空回去掐死当时多嘴的自己。

最让人恼火的是,明明和室里还有一群人是跟自己同一挂的,却都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在一边不时因为自己的窘况而笑得前俯后仰,笑声之爽朗、放荡,身体摇摆的幅度之大,简直不像是一群年过半百的老头子。

“够了…我说够了!别笑了!都给我闭嘴!!”

他在怒火点燃下注入真元爆发出来的吼声在空旷的暗室内回响,在普通人的耳里堪称震耳欲聋,如此大的动静却一点也传不到地面上。

早在西行寺家脱离藤原本家自立之初,某位家主出于战略考量,建造了这么一处密室,良好的隔绝性自然受到了最高规格的考验。只是可能连设计者本人都没想到,它卓越的隔音效果有朝一日会这样派上用场。

当然,这样欢乐的光景并没有维持多久,意识到言辞无用的二长老便改以无比友善的噤声术,一人一道,让密室内瞬间就再次恢复了久违的宁静。

另一方面,看着眼前的努力憋笑以至于接近内伤边缘的西行寺家主,他不想再去深究,也不敢去深究了。再继续说下去,这丫头可能又要拿自己说过的话来堵自己的嘴。而截至目前为止,自己是光荣地全数落败,老实讲,这滋味真是坏透了。

二长老一边以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边以灵力镇压着体内隐隐升高的血压,控制住呼吸的节奏,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说到底,二哥你为什么非要执着于那只妖怪呢?小幽不也说了,即使软禁了她,也还是会有下一个妖怪来接下族长的位置,还多了一个吃白食的… …”到底还是同一级数,其余长老没过多久就挣脱了噤声术。

对于自家老四不谙世事的天真,二长老毫不掩饰地表露出了自己的嗤之以鼻:“她那番为了重获自由而构思出的花言巧语你也信?好好想想,那可是领导妖族与我们分庭抗礼的族长。妖族自古以来不敬天,不敬地,唯独以强者为尊,能获得它们的推举及拥戴,八云紫在其中无疑是顶尖中的顶尖,即便放到整个日本,都是压箱宝级的战力!就算不能把她拉拢到我们这边,就这样软禁着也好,现有的三个候选者,力量不如她不说,智商更是三个捆在一起才能勉强与她齐平——继位又如何?不管她最终投入西行寺家的怀抱与否,我们都相当于在无形中削弱了妖族一方的力量!”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二哥啊,我们可是以正道门阀自居的,但和妖怪接触都是陛下明令禁止的邪道行径了,更遑论是更进一步的藏匿。自从义清和大哥走了以后,下面的几个世家都盯着我们阴阳世家之首的名号蠢蠢欲动,尤其藤原家的人,一直对我们自立的事耿耿于怀,我们要是在这种敏感时刻'失守'的话……他们肯定就没那么安分了。”

二长老面露不屑,冷哼道:“什么人不人妖不妖的,明面上倒都是正人君子的模样,暗地里谁没有偷偷留个几手?你们愿意信那套是你们的自由,我可没那么蠢。不说远了,以惊天伟力构筑京城天守阵的那位安倍大人,身边不也时常跟着一只九尾天狐?按这说法,难道他也是邪魔外道不成?”

对这种在当世看来完全是大逆不道的言论,众长老也是见怪不怪,在大长老因走火入魔而归天,由他接下了话语权之后,这种行为也就变本加厉。

三长老懒散地趴在地板上,附和道:“我觉得二哥这次说的对,本来就只是个立场问题,谁不知道藤原氏他们最爱不时地抓些猫又和镰鼬,打服了以后再丢给自家的纨绔子弟当宠物?平家拿飞头蛮看家护院,抓到毛贼就消了他的记忆,丢去官府受审;源家的地下宝库前挡着的是一只涂壁,如果不知道窍门只会觉得那是一道普通的墙壁而已,其他小世家的情形更是夸张……他们哪来的资格教训我们?”

“老三,你睡糊涂了吧?那怎么能一样,那是签立过契约的低阶式神,而她可是货真价实的首领啊,要什么样规格的契约才能管束住她?!”

“你这人的脑壳子怎么比我还僵?契约只是个形式,强大的那一方随时可以以单方面撕毁协议。诚然,八云紫不是那些随处可见的低阶妖怪,很可能连我都没资格和她订定契约,但叫她随便改个样貌,敛去自己的妖气还不简单?西行寺家再顺带给她个女房一类的名分,我倒想问问看,他们想抓什么把柄?”

这次换四长老快吐血了:“先不提她为什么要乖乖听你的,你觉得堂堂一个首领,会来甘愿给谁做女房?!”

二长老顿时语塞,但碍于面子只好嘴硬道:“如果不是某人擅做主张放走了她,假以时日我们总有办法说服她的,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

说着狠狠盯了一眼从刚刚开始就在一旁观战的西行寺家主。

“……如果是针对紫的问题,那您大可不必担心。”

对于再度被当做标靶的自己,幽幽子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她肯定还会再回来的。”

这话一出,室内所有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

“……好不容易逃离了这个对她来说是虎穴龙潭的地方,为什么还要再回到这里来自投罗网??”

幽幽子恼火于这种异样的眼光,但还是严肃答道:“因为这是通过足够的科学依据、明确的公式计算、古人的前车之鉴再搭配上一点女人的直觉所得出来的结论。”

二长老却像充耳不闻,对她充满谜之自信的推论感到不可思议:“小幽,你不会只是跟她相处过几天,就以为自己成了她的命中注定吧?这可不是什么话本言情小说啊?!”

然而才仅仅过了不到一个时辰,他就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荒谬至极。

  4 2
评论(2)
热度(4)
  1. わたしのア一ル光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千年萌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