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phantasm冥王计划 14

【十四】所以说,我果然还是讨厌跟人类打交道。


……

八云紫一回到妖怪聚落,所有喝酒的妖怪便都看着她笑,有的直接高声叫道,“族长大人,听说您被人类给俘虏了啊!”

她不回答,自顾自地说:“你们这群死没良心的,我死里逃生回来,没有接风宴就算了,还给我落井下石?”

其中一名喝高了的妖怪故意嚷道:“您还回来干什么!反正你都跟那个什么族长沆瀣一气了吧?这次是准备带些‘投名状’过去吗?”

八云紫睁大眼睛说:“大天狗,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我手下的兄弟在天空中看到了……那小丫头靠着你肩头,睡得正香的时候,您不是想着要怎么置她于死地,那个脸啊……简直比喝了什么仙酿都还要红,一丝反抗的意味都没有!根据前代族长定下的规矩,叛徒就该拖去京城外面,吊着打,让您的鼎鼎大名在几天内传遍整个国家…… ”

八云紫当下便涨红了脸,也不等他说完,争辩道:“脸红算什么背叛……那只是……只是……极端条件下正常作出的生理反应!嗯……没错,妖怪对人类脸红,能算是背叛么?”

接连便是一些难懂的词,什么“同性效应”、什么“身在西行心系妖族”、什么“女女授受不亲”,引得众妖怪都一窝蜂地哄笑起来,据点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回想结束。 ——

“于是,为了保护自己原本就一文不值的名誉,你就被自己的同族兼手下给灰溜溜地赶了出来?”

“嘛,事情经过就是这样……虽然不知道喝醉了的它们做出的决议能维持多久,但保险起见,最近几个礼拜应该是没办法回去的了”

遇到这种倒霉事,她的脸上也全写满了无奈:“所以说,让我在这边借住几天可好?”

“如果是先前的话,你这要求我倒还可以考虑,不过……”

幽幽子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她:“紫小姐是属于不会看气氛的那种妖怪吗?你这登场方式实在是出人意表啊。”

针对八云紫的密会进行到一半,突然有门卫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说是妖怪首领只身从正门叩关,指名要见家主。事关重大,下面人不敢大意,这才无视会场秩序直接闯入。当她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长老们的脸色似乎刷地一下就白了,效果当真是比再高级的白粉妆面都要好上不少。

她与长老们赶到时,现场正是一派剑拔弩张的气氛——本家的正门前,十几名身着青衣的弟子依次序连接成剑阵,几乎每个人额头都渗出了冷汗,一点不敢松懈;与此同时,被围在中间的正主却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冲突随时都可能一触即发,但没有人敢轻举妄动,甚至有几名新近弟子在得知眼前这名女子的身份后,连剑都有点拿不稳了。

幸好第一代家主为了避免尘世喧嚣影响到后代弟子修行,将西行寺本家设在了离京城有一段距离的郊外,平时人迹罕至,外围区域还设有防止外来者侵入的迷魂阵;在妖怪脑中内建的地图上,这里更是被划上了骷颅头的死亡地带,每每经过都绕道而行。否则当前这一幕若是发生在京城附近,不出一刻钟,整个区域就会被闻讯而来的大批禁军、阴阳师以及其他家族的私兵给里三圈外三圈地包围得水泄不通。

即便如此,长老们在得到门卫秘密汇报的第一时间,也是吓得不清,唯恐消息走漏,直接就借了护族大阵的一部分封锁了现场。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惊动除了在场人员外的其他人。但这里毕竟是一个大家族的的正门,平时家族人员进出的重要管道,如果不尽早处理,被二十几个人堵着,时间一长,必然会被他人看出不对劲。

原先弟子们一直在硬着头皮跟妖怪中最强大的存在面对面,可以说是度秒如年的精神折磨,后来一见德高望重的长老们纷纷赶到,顿时像有了主心骨,姿态也放松不少。虽然常年闭关,与世隔绝,但数十年前由无数妖怪的血建立起的威慑毫不褪色,放在自家成员的眼中就是“安心”的代名词。

“考虑……紫小姐?”

其中一名弟子细细地咀嚼了方才的话语,惊道:“听这个语气,难道说家主大人你……!你跟这妖怪是一伙的?!”

赶在其他人露出惊恐的表情之前,二长老二话不说,立刻上前就赏了他一个大号的爆栗:“一伙的?!真亏你说得出来!你小子是地摊淘来的小说看太多了?!还有你是怎么跟族长大人说话的?!翅膀这么硬,是不是想被丢进上古荒冢玩玩?”

那名弟子被突如其来的二长老式咆哮给轰炸得陷入呆滞状态,又听到自己可能会被一把扔进那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乱葬岗,瞬间吓得面无人色,跪地求饶:“饶命啊!二长老!我那是无心之言,不是有意的啊!更何况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六岁小妹,我……”

“你是独生子!你根本没有妹妹!!”

“不……!”

二长老懒得再跟他们浪费时间,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等等自个儿去找掌刑长老领罚,没你的事就可以滚了。还有那什么,其他人也是……看什么看?这么有闲情,今天的进度都达成了吗?我数到五,但凡还留在我视线内的闲人,苦崖山和神灭岭,两个观光景点自己选一个吧。一……二……”

然而连数数的必要都没有,早在两个恶名昭彰的生命禁地被二长老唤出口之时,方才还对此事抱持好奇态度的十余名弟子,转瞬间便逃得无影无踪了,幽幽子预估比平时的训练成效至少要高出一倍以上,着实惊人。

不由得他们不怕,二长老的赫赫凶名在家族内可是出了名的。想当初,温和派的大长老还在世的时候,他就曾把一个闯祸而拒不认错的师兄给丢进了苦崖山。大长老得知消息派出救援是一个月后,他在山洞里被找到,附近密密麻麻布置的上千个简易防御阵几乎磨耗殆尽,出发前一身潇洒的青衣变成了灰阶乞丐装,缝隙中透出大大小小的伤疤,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显然经历了不止一场恶战,虽然修为有了显著的精进,但同时也接近了精神崩溃的边缘,而且对山中遇见的事绝口不提,仿佛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如此折腾下来,任他先前再怎么桀骜不驯,回去后只是马上将欠下的道歉给补上,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承诺自己下次不会再犯。

如今没了大长老掣肘的他,俨然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完全体,被丢进去起码得呆上个三五年,那种精神及肉体上的双重折磨称得上是生不如死,在这种战略威慑下,弟子们不惜超频加速以逃离魔爪的行径也就可以理解了。

处理完这一干小辈,二长老不再关注那群不成器的东西,继而转向造成这个局面的主角,呵斥道:“你好大的胆子,从这里逃跑后竟然还敢回来?狂妄至极……难不成你以为天底下没人能治得了你了?!”说到后来,话语中竟带有些微的颤抖。

八云紫原先的目光都放在另一名女性身上,这样一段质问立刻吸引了她看白痴一样的眼神:“这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老人家,还请你搞清楚,第一,逃跑是指面对问题乃至责任时,一去不复返的懦弱行为,我这仅仅是享受短暂自由,所以顶多叫做假释;第二,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我的行为中看出狂妄这一点的,我要真是狂妄,现在应该是在大内里或阴阳寮本部闹个天翻地覆,而不是在这里看你老人家上演家族闹剧。”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二长老用手指着她,身体因愤怒而颤抖得更加剧烈:“换做任何一只妖怪,居然从正道世家的正门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旁若无人,完全不加掩饰,还点名要找家主?你告诉我……这不是狂妄,什么才是狂妄?!”

“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要纠结这个,从正门登门拜访不是最为基本的礼仪吗?我没有亮出兵刃,没有释放妖气,甚至你族弟子作出对客人摆剑阵这种极度不礼貌的行为时,我也平静以待……我自觉自己的仪容也没有糟糕到足以辱没西行寺家的身份,失礼的到底是哪一方呢?”

八云紫紧接着提出建议:“当然,您要真这么介意,下次大可以在门外另外开一道门或挖一条地道,旁边立个告示牌指名妖怪专用,我也就不会再走正门啦… …”

二长老气冲冲地打断她:“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得专门为你开一条贵宾通道?!”

“什么专门为了我?是为全体妖怪,原来你不识字的吗?”

“会这样大摇大摆,跑到西行寺家串门子的也只有你而已!”

然而就在二长老几乎要七窍生烟之际,幽幽子忽地恍然大悟道:“长老您真是演技高超,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连我都要被您骗过去。”

“什么演技?”这一次不仅是二长老,连八云紫都觉得莫名非常,感情这老头跟自己扯皮这么久,全都是在演戏?

“为了表明立场啊,就跟您之前在天诛会议上做的一样。”

幽幽子全然没注意到二长老脸上正在逐渐色变,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您前一个时辰不还在指责我为什么没能将紫小姐给留下来吗?'八云紫在其中无疑是顶尖中的顶尖,即便放到整个日本,都是压箱宝级的战力!就算不能把她拉拢到我们这边……''如果不是某人擅做主张放走了她,假以时日我们总有办法说服她的……'按照正常逻辑,您理应是喜出望外的,那么就只剩下为了表明立场而故意做出怒急攻心的姿态,那逼真的程度跟平时相比还真是丝毫不差呢,只是这里已经只剩下知情者了,不用那么伪装也无所谓吧……”

还没听完这一席话,二长老就隐隐觉得自己有血压升高、甚至随时昏过去的趋势,这对于大修行者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创举。

自己货真价实的怒火中烧,竟然被当成了惟妙惟肖的演技。

为什么明明用的是同一种语言,沟通起来会这样的心累? !

“原来是这样啊,你这属性……应该是叫‘傲娇’来着?”八云紫经过短暂的思考,得出了严肃的结论。

“傲…娇…?!”

理解了这个新兴词汇的当下,周围再度爆发出一阵比密室内更为夸张的大笑声,不用说也知道是同行的其他长老们,但很快就跟前次一样,得到了免费的噤声术镇压。

“咳咳咳……!小幽!你身为西行寺家家主,你到底是站在谁那边的?!”

幽幽子轻咳一声,学着某人,用无比郑重崇高的语气回答道:“'一个合格的接班人,不要因私废公、徇私偏袒。你要记着,时时刻刻坚守在真理的旗下——我们永远站在理的一边。'”

——那是自己在她接掌家主印的时候,送给她的赠言。

“天照大神啊,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敢胡乱灌输心灵鸡汤了……”

  2
评论
热度(2)

© 光影 | Powered by LOFTER